更多精彩

《庆兔兔日记》2788小狗好可爱

2019-10-23 21:59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庆兔兔 阅读:127

2788-二零一九年二月一日星期五多云6℃~1℃客厅早晨温度11℃ PM2.5-188

外婆把庆兔兔小时候的一个孙悟空的书包找了出来。

这是一个玩具书包,书包比一本书稍微大一点,庆兔兔上幼儿园的第一天,庆兔兔还神气地背在身上。

七点半就听见庆小兔在叫妈妈。

外婆说:“妈妈上班了,爸爸上班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火车宝宝。”

我说:“我们今天看米奇妙妙屋吧。”

庆小兔说:“看火车。”

两集《火车宝宝》看完,外婆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还要看。”

外婆说:“今天哥哥在姨妈家,我们去姨妈家找哥哥好不好?”

庆小兔说:“不要,我要看米老鼠。”

外婆说:“有了电视,哥哥也不要了。”

才七点五十分,我说:“要不就让他看一集米老鼠。”

庆小兔看见沙发上放着的孙悟空的书包。

庆小兔说:“背书包上学。”

外婆给庆小兔背上书包。

庆小兔说:“外公,上学了。”

滚滚酒行玻璃门窗里一排硕大的酒缸,一个个酒缸盖着红盖头,酒缸鼓鼓的大肚子上有一个显眼黄色的酒字。

庆小兔用手指着说:“酒。”

我没有告诉庆小兔这是酒行,我也没有告诉庆小兔大缸上的字是就酒。

外婆说:“我也没有告诉小九这个字叫酒字,小九这么知道这个字念酒呢。”

外婆问了庆兔兔吃饭没有,姨爹说庆兔兔已经吃过了。

庆兔兔在茶几上拿了一把口琴,庆小兔马上跑过去说:“我要。”

庆兔兔拿着口琴就跑,庆小兔跟在后边大叫起来。

外婆说:“庆兔兔,你在干什么呀?”

庆兔兔说:“弟弟跟我要东西。”

外婆说:“什么东西呀,你就让弟弟玩一会嘛。”

庆小兔接过口琴,庆小兔把口琴放在嘴里吹了几声就放下了。

外婆给庆小兔煮面条。

外婆说:“庆兔兔,你要做作业了。”

庆兔兔往书房走,庆小兔说:“哥哥,你去哪里呀?”

庆兔兔说:“哥哥做作业。”

庆兔兔去房间拿了一个台灯。

庆小兔来到书房说:“哥哥,你做作业。”

庆小兔拿着一包咖啡要我打开。

我说:“这是咖啡,不是零食,咖啡是冲水喝的。”

家里我没有看见有咖啡。

我问:“庆小兔,你的咖啡在哪里拿的。”

庆小兔拿着咖啡来到书房,姨爹正在书房收拾背包,床上撒满了东西,庆小兔把咖啡放回床上,庆小兔在床上找东西玩。

外婆说:“小九,不要在哥哥跟前玩,哥哥在做作业。”

庆小兔嗯着不愿意出来。

外婆说:“小九,你不吃面条吗?”

听到外婆说吃面条,庆小兔马上就来到厨房。

庆小兔吃完饭,庆小兔又来到书房玩。

外婆跟我说:“你不要让小九在书房玩。”

我说:“庆小兔在书房又没有影响庆兔兔学习,你不说,庆小兔想不起来,你这样一说,庆小兔弄不好反而要找庆兔兔玩了。”

果真不假,庆小兔听到说庆兔兔,庆小兔扒着书桌看庆兔兔做作业,于是我带庆小兔出去玩。

庆小兔骑着扭扭车刚刚出门,在往侧门去的小路上,一个奶奶在走。

庆小兔喊:“拜拜。”

奶奶并不知道庆小兔和谁在拜拜,奶奶继续往前走,庆小兔站起来,庆小兔挥着手说拜拜,这时候奶奶的身影已经背向着庆小兔。

庆小兔两个手往外一摆说:“奶奶没有听见,奶奶走了。”

出了侧门,一辆红色的消防车从马路上驶过。

庆小兔说:“消防车。”

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说:“警车。”

果然一辆警车迎面开过来。

庆小兔的扭扭车刚刚走了两步,庆小兔把手伸向远方说:“汽车。”

路边一辆汽车在那里闪烁着双闪灯。

我说:“汽车闪双闪灯是有事情停下来的,不要紧,这辆车不会开的。”

庆小兔用手指着修车店,庆小兔说:“警车。”

我想警车怎么会到这里来呢,顺着庆小兔手指的方向,果真一辆警车在修车店门口在做美容。

一辆油罐车红灯时停下来,庆小兔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庞然大物,庆小兔说:“水泥罐车。”

我说:“这个不是水泥罐车,这个大罐子的车叫油罐车,是装各种各样的油料的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油罐车。”

来到江边,庆小兔的扭扭车行走在自行车专用道上,一只小狗从旁边走过。

庆小兔说:“小狗,小狗好可爱。”

一会又来了一只大一点的狗。

庆小兔说:“狗,大,大狗可爱。”

庆小兔很快离开自行车专用道走了几步,庆小兔就把扭扭车开到草坪上。

我说:“草坪上不好骑。”

庆小兔还是把扭扭车开了进去,本来扭扭车的轮子小,扭扭车的轮子就是一个硬塑料,扭扭车在草地上根本就走不好,庆小兔还有骑着扭扭车来到大树跟前,大树根部一圈高出地面,庆小兔的扭扭车开不上去,于是庆小兔站起来,庆小兔几乎是搬着扭扭车在走。

我要帮着庆小兔的扭扭车走,庆小兔打开我的手说:“我自己会。”

草地上实在不好走,没有一会功夫,庆小兔就骑着扭扭车出来了。

庆小兔来到胭脂圆,庆小兔向四周看了一下,庆小兔说:“鱼没有了。”

庆小兔说的鱼就是地上的浮雕,庆小兔是在胭脂圆小广场的外围,一片大树灌木丛挡住了庆小兔的视线。

一个奶奶一个人站在浮雕跟前在跳舞,一个人听着播放机自娱自乐。

我说:“庆小兔,你看奶奶在跳舞,你也去跳舞去。”

庆小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庆小兔只是看着奶奶一个人在跳舞。

我说:“庆小兔,那边不是还有雕塑吗?”

这是靠近江边栏杆跟前的一组海豚的雕塑。

庆小兔在雕塑上捡到一些雕塑剥落的油漆皮子。

这一组雕塑是镀锌铁皮焊接而成的,镀锌铁皮不是很厚实,经过焊接已经凹凸不平,孩子们在上边走过来走过去,有时候孩子们还会敲敲打打,于是镀锌铁皮不断地凹下去鼓起了,刮了腻子的油漆很快就剥落了。

庆小兔拿着带颜色的腻子皮,庆小兔在雕塑上画画。

庆小兔把腻子皮递给我说:“外公,七八九。”

庆小兔站起身子,庆小兔突然发现一个爷爷从自己身后走过去。

庆小兔转向爷爷的方向,庆小兔大声地喊着:“爷爷。”

庆小兔声音响亮,广场上本来就没有几个人,爷爷马上回过头问:“是你在喊爷爷吗?”

庆小兔举着手里的腻子皮说:“画画,七八九。”

爷爷笑着说:“一二三。”

庆小兔跟着说:“一二三。”

爷爷说:“你可以写呀,四五六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七八九。”

爷爷问:“你几岁了?”

庆小兔伸出两个指头说:“两岁。”

庆小兔说的不是很清晰,爷爷没有听清楚。

我说:“两岁一个月。”

爷爷说:“两岁一个月就会说话了,我的孙子,已经两岁半了,到现在也说不出几个字,他要什么就是用手去指。”

我说:“我们这个也刚刚才能说几个字。”

爷爷说:“会说话就可以教他认字了。”

我说:“我们昨天刚刚在教他认字。”

爷爷说:“我的孙子,一直不会说话,我们还去医院检查了的。”

我说:“只要孩子能够辨别你说的话,就说明孩子不是聋哑孩子,一般没有听力的孩子才不会说话。”

庆小兔刚刚骑上扭扭车,庆小兔举起手说:“走。”

庆小兔的手已经变得认不出来了。

我说:“庆小兔,你的手也太脏了。”

庆小兔看了一眼自己的手,庆小兔举起手说:“外公擦。”

我拿出手绢擦了一下,黑色好像已经染在庆小兔的手上。

我说:“我们去卫生间洗手吧。”

从卫生间出来,大树下一个奶奶一个人在打太极拳,庆小兔停下来,庆小兔在看奶奶打太极拳。

我说:“庆小兔,奶奶在打太极拳,庆小兔也来打太极拳。”

庆小兔坐在扭扭车上只是看着。

庆小兔的扭扭车上到高一点的地方,庆小兔把扭扭车的头抬起来,我过来帮着庆小兔抬扭扭车。

庆小兔扭动身体说:“我自己来。”

扭扭车来到广场去马路的方向有一个供残疾人走的斜坡,庆小兔下来,庆小兔用手在后边推着扭扭车上去。

庆小兔调转车头,庆小兔把扭扭车推向斜坡,扭扭车已经过了斜坡边,庆小兔还在后边推着。

我说:“庆小兔,不要推了,你松开手让扭扭车自己走。”

庆小兔疑惑地停了一下,庆小兔松开手,扭扭车晃晃悠悠地往下走去。扭扭车越走越快,扭扭车很快向下边冲了过去。

庆小兔马上兴奋起来,庆小兔跑到扭扭车跟前,庆小兔把扭扭车推了上来,庆小兔麻利地把扭扭车转过头,庆小兔把扭扭车往前一推,扭扭车就往坡下冲去。

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,爷爷抱着他站在远处看着庆小兔的表演。一会男孩被放在地上,爷爷牵着男孩走过来。

庆小兔停下来,庆小兔对着男孩做出很不耐烦的样子,庆小兔还狠狠地跺了一下脚。

男孩并没有走来,庆小兔也不玩了。

一个大男孩在骑自行车,大男孩自行车在斜坡中途停下来,男孩看着庆小兔,男孩招手要庆小兔过去。

庆小兔没有过去,庆小兔也不可能去帮忙,庆小兔推不动大男孩的自行车。

男孩自行车上不去,男孩只好退了回去,男孩围着广场在转圈。当男孩自行车又一次从庆小兔跟前骑过,庆小兔把两个手放在嘴边,庆小兔煽动两个手掌,庆小兔对着大男孩做怪相。

马路对面的装载机还在那里,昨天没有过去看庆小兔非常生气,今天还是带着庆小兔过去看装载机。

刚刚过了斑马线,庆小兔就看见黄色的装载机。

庆小兔用手指着说:“挖掘机。”

装载机挖掘机都是工程机械,庆小兔说挖掘机没有问题,我只是告诉庆小兔挖掘机装载机的区别。

这一台装载机很小,是一台袖珍型的装载机,庆小兔用不着抬头了望,庆小兔站在地上可以看清楚装载机的全部。

庆小兔围着装载机转着,庆小兔仔仔细细地看着装载机的每一部件,庆小兔抚摸着装载机的挖斗。

庆小兔看着装载机的驾驶室,我把庆小兔抱到驾驶室门口站着,庆小兔扒着玻璃窗看着驾驶室里的一切,我要庆小兔下来,庆小兔还在看驾驶室里的不一样。

庆小兔终于答应离开他喜欢的装载机。

扭扭车下边发出很难听刺耳的摩擦声音,庆小兔把扭扭车往后退去,地上出现一片圆形的砂轮片。

庆小兔用脚踩在砂轮片上,庆小兔来回碾着砂轮片,砂轮片继续发出刺耳声音。

庆小兔把砂轮片捡起来,庆小兔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。

我说:“这是砂轮片,这是用来切割很硬的东西的工具。”

一个门面门口有一堆河沙,庆小兔把扭扭车开到沙堆跟前。

庆小兔捡起一个薯片塑料盒,庆小兔一个手拿着盒子,庆小兔一个手去抓沙子放进盒子里。

沙子有一点湿,沙子被黏在手上,庆小兔抓一把沙子放进盒子里,庆小兔就会把手用劲地甩,沙子顽固地赖在庆小兔的手上。

庆小兔把手在衣服上来回拍打着,庆小兔把手举起来看,沙子还遗留在手上,庆小兔弯下腰,庆小兔把手在裤子上用劲来回擦着。

于是庆小兔又抓起第二把沙子,庆小兔又在衣服上拍打沙子,庆小兔在裤子上把手上的沙子清除干净。

庆小兔不辞劳苦,庆小兔一直重复在自己的动作,庆小兔把一盒子一盒子的沙子倒到一旁。

当庆小兔把沙子倒到来的路上,庆小兔又看见刚刚扔掉的砂轮片。

庆小兔不再用手去抓沙子,庆小兔已经进化了,庆小兔开始使用工具了,庆小兔用砂轮片把沙子铲起来。

大毛的一个儿子回来了,大毛的儿子已经有了自己的名字,大毛儿子的新主人过年要回老家,他们把大毛的儿子送回来省亲。

大毛的儿子完全不像自己的妈妈,大毛儿子浑身长毛,颜色是棕色比它妈妈的颜色深,大毛儿子的耳朵是趴在头上的,大毛儿子有一点像金毛犬,但是大毛儿子没有纯种的金毛犬好看。

庆小兔就负责给大毛母子喂狗粮,庆小兔端着大毛的碗要大毛吃饭,大毛已经吃了很多,大毛只是用鼻子闻了一下就走开了,庆小兔端着碗跟着大毛在跑。

大毛的儿子比大毛还有会吃饭,庆兔兔同时放的狗粮,一会功夫大毛的儿子就找大毛要饭,大毛同样不承认母子关系,大毛把儿子赶到一旁。

我午睡起来,庆小兔跟着庆兔兔睡在姨妈的大床上。

下午庆小兔又一次从客厅窗户外边的阶梯上滚了下去。

庆小兔把木马拖到客厅中央,庆小兔骑木马还十分小心,庆小兔不敢直接上木马,庆小兔两个手扶着木马头,庆小兔不敢把脚抬的太高,庆小兔怕木马转动摔下来。庆小兔一个是用手扶着旁边固定的茶几凳子,或者庆小兔要其他人牵着手。

妈妈在整理明天去旅游的行装,妈妈在包里装了三个夹被子的夹子,庆小兔把夹子拿了出来。

庆小兔把两个夹子放在木马背上,庆小兔两个手握住夹子,庆小兔把夹子口张大,庆小兔想把夹子夹在木马的手柄上。

夹子的嘴张不开那么大,庆小兔试了几下夹子夹不上,庆小兔把夹子张开从侧门把夹子套在把柄上。

妈妈把夹子收了起来,庆小兔来到晾衣架跟前,庆小兔说:“外公,要夹子。”

我给庆小兔两个夹子,庆小兔说:“还要一个。”

我又给庆小兔一个夹子,庆小兔伸出手却没有办法抓住这个夹子,庆小兔把手里的一个夹子夹到胳膊腋下,庆小兔这才拿起第三个夹子。

庆小兔把三个夹子夹在一边的把柄上,庆小兔又过来要三个夹子,庆小兔把着三个夹子夹在了另一边把柄上。

妈妈给庆小兔买了一双新袜子,庆小兔拿着袜子在鼻子上闻了一下,庆小兔说:“不臭,袜子漂亮。”

庆小兔把我拉到屋里,庆小兔用手指着柜子里妈妈放袜子的盒子里,庆小兔说:“袜子放这里。”

庆小兔站起来,庆小兔把柜子大门关上,庆小兔说:“关门了。”

外婆对我说:“刷牙吧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妈妈,我要刷牙。”

外婆说:“小九比庆兔兔这方面好,小九知道要刷牙。”

庆小兔每天晚上都会要刷牙,庆小兔是每天主动要求刷牙。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